★★★★★★★★★★★★★
近期:铁人♥RDJ♥
▼ALL铁
┣禁止转载禁止商用禁止私印┫


―――――杂物堆放地

[霆峰] Double Combo (20140918更)

乔哥我真是要给你的手速跪了你说你是不是叶修派来的!!??妈惹少恭那一手飙车技巧我也是REAL醉!!!峰哥灵堂一出场我就被苏的腿软了霆哥告诉我你有压力吗!!!?

长生天:

 @百万 




2.


车速甩过一百二十码并且还在持续上升时李易峰偷偷看了眼欧阳少恭——锅底脸毫无变化,他悄悄咽下口水,在半开车窗外吹来的烈风中扶稳了帽子,刘海就不整理了,反正一时半会儿这车也停不了。


他们驶过了一段蛇形的隧道,车身擦着墙壁边缘躲开后方追来的大众车一次撞击,一辆货车躲闪不及,被扭过身子的大众车给拦了去路摔下了一车货物,李易峰好奇的回头看,见红彤彤的火龙果接二连三的从车厢里滚落下来砸了一地白花花的果肉。




“啧,可惜。”




欧阳少恭专注的继续飙车事业,直行的空隙里见李易峰对那一车火龙果很是惋惜。大众车风驰电掣般碾过那一地的果肉又紧紧贴了上来,车头猛烈撞上他们的车尾,李易峰被震得差点从座位上飞起来,他怒不可遏,一把揪下脑袋上的棒球帽。




“卧槽,这是要杀人吗!”




又是急速的甩着车屁股漂移过一个急转弯,欧阳少恭倒是非常镇定,黑脸神在空降的时候是黑脸神,就算飙车漂移过了十几个急转弯分分钟要出人命都还是面色沉着,连根毛发都不稀罕颤动一下。




“他们不知道你是谁,不会贸然下手的。”


“那现在极速飞车是在拍电影吗?!”




欧阳少恭手甩过方向盘,车轮子在地上摩擦拖出刺耳的声音搞得李易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无非就是不想让你去参加复爷的葬礼而已。”




二十三岁五好青年把帽子摔到挡风玻璃上,佯装镇定的脸碎了个边角,他伸手抓住车扶手。




“得了,我信少恭你搞得定,甩了他们!”


“峰少你头发乱了。”




李易峰翻个白眼,随手捋了捋刘海:“头发乱了我也帅!”




那辆大众车的寿命终结在高速公路出口上,欧阳少恭甩着车尾堪堪躲开前方一辆车时,大众车躲闪不及,猛打方向盘惨兮兮的撞上了路边护栏,整个车头在剧烈的声响中迎接了粉碎性骨折的结局,翘起的车盖冒烟的引擎真是惨不忍睹。




“哇,真惨。”




李易峰透过后视镜看到从大众车上跌出来两个年轻人,一个染着黄毛一个染着白毛,生怕别人认不出他们是古惑仔。李易峰拿过帽子重新戴好,全程墨镜都安稳的架在他鼻梁上连半分位置都没动过,他就着后视镜理理头发,眼珠子骨碌碌转一圈,伸出舌尖舔舔嘴唇。




“诶,少恭,带支票本没?”


“带了,做什么?”




李易峰笑笑,老神在在靠回椅背上闭起眼睛假寐。




“把人家车都搞坏了,总得回个见面礼。”




洪欣社复爷算不上黑道大哥大,却也是颇有分量的存在。他是洪欣社创始人,十几岁就在街头混,打遍油麻地无人能敌,硬是赤手空拳打出了个洪欣社来。做了二十来年坐馆,成为黑道最大帮派双龙会唯一啃不下的一块硬骨头,阿霆是他晚辈,内心非常愤恨复爷老头子的坚硬程度堪比金刚石,但也不得不承认确实也对他抱着一份敬畏。


血性的人总会有个比自己更加血性的偶像,阿霆心里最血性的偶像第一是耀文哥,第二就是复爷。无论如何都是佩服,只手遮天搞起来的社团还没人在他背后捅刀子,做人到这个地步,除了佩服也无话可说了。


三天前油麻地发生帮派火拼,出面调停的复爷防了一辈子就单单没防到这天,五十四岁死在流弹里,第一颗擦过耳朵离脑袋只有一厘米距离,堪堪躲开这棵,另外一颗火速飞来直入心脏。




当然是神仙也难救的准确度。


当场死亡。




阿霆走进灵堂时洪欣社各个堂口的叔伯已经在打点宾客,他带着包括阿祥阿栋在内的六个手下大大方方走进灵堂。一群双龙会的黑衣客这么肆无忌惮闯入洪欣社的灵堂自然是有人非议的,四周响起窃窃私语的声音时阿霆取下墨镜扫视一圈,站在角落的尹千觞率先走过来。




“霆哥,这里是复爷的灵堂,你带这么多人来,是不是不太好?”


“我这几个手下也想来给复爷上一炷香而已,不行吗?”




阿祥抽出一把香在白烛上点燃分了,阿霆摇着手里的香冲尹千觞微微一笑,转过身毕恭毕敬对着复爷的照片鞠躬——标准的九十度,丝毫没有缺斤少两。六个手下也纷纷效仿,拿着手中的香火鞠躬。




“香上完了,霆哥你是不是可以让手下先出去了?”


“别急嘛,人还没来齐,来齐我说完就走了。”


“霆哥你要等什么人?”




阿霆咧嘴一笑,还未开口门口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洪欣社一伙人浩浩荡荡突然挤进灵堂,他顾不上与尹千觞的对峙转头去看,为首走进来的一人正是李复的心腹欧阳少恭,他身后跟上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位鼻梁上架着墨镜的后生仔走了进来。




“霆哥是在等少恭吗?”




阿祥急急忙忙凑到阿霆耳边说话:“阻拦失败了。”




人群中间的后生仔伸手在欧阳少恭面前摆摆示意他收声,阿霆看着他走过来——头发整齐的梳往脑后,墨镜遮住了一半脸,穿着黑色的外衣和牛仔裤,脚上一双鞋上居然还镶着亮闪闪的铆钉。露出的一张嘴微妙的抖落出个笑容来,看着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纪。


灵堂中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起来,本来略紧张的气氛被刚刚登场的后生仔身上的气场活活压制了下去,阿霆站在这头也可以嗅到后生仔身上满布的危险气息,像颗定时炸弹。




后生仔向阿霆伸出手:“霆哥你好,我,洪欣社新坐馆,李易峰。”




欧阳少恭仍旧在一旁站着,面无表情。


阿霆笑笑伸出手去。




“少恭把新任坐馆藏得真是滴水不漏啊,峰哥你好。”


李易峰不慌不忙的摆手:“不不不,我肯定比霆哥你年轻嘛,叫峰哥太不尊重人了。哦,对,少恭,支票。”




欧阳少恭从上衣内袋中掏出一叠空白支票,身边小弟递过笔,李易峰接过来低头刷刷两笔写上数额,撕下来递到阿霆跟前。




“少恭开车特别不小心,回来路上不小心把霆哥手下车给弄坏了,这里三十万,霆哥拿去做个修理费。”




阿霆低垂双目看着那张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动的支票,上头潦草的数字刺得自己眼睛疼。




“双龙会对手下就是好,开的都还是好车。嗯,我估计撞那么严重也确实不太好修,三十万就拿去买辆新的吧。”




说完李易峰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双大眼来,右唇角微翘,露出两颗白牙。




“不够的话,霆哥你,只管说出来。”




伸舌舔舔嘴唇。




“我们一定办到。”




-TBC-

评论
热度(11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