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期:什么都画

┣禁止转载禁止商用禁止私印┫


―――――杂物堆放地

[霆峰] Double Combo (20140919更)

 可怕乔哥真的是日更的节奏惹惹惹!!!老乔太诈了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要回峰峰敲他的30万也是蛮拼的了你这种保姆一般的角色当的累吗23333333333333333!!以及最后那气势那排场。。。峰哥你还收保洁小妹吗?????

长生天:

 @百万 

前文直接点tag——Double Combo

3.

回国第一天就经历了一场生死时速,而后在灵堂又与双龙会大佬上演了一场较量,李易峰私下里对自己很是满意,觉得自己身上的气场爆棚,简直与生俱来的充满了做大佬的气质,就是感觉做的不太顺手,还是更想回美国去做学霸。

在他心安理得窝在三年未回来的家中倒时差时,迷迷糊糊感觉有样东西被甩到了脸上,然后就是窗帘刺啦的声响,他双手发软的掀开被子,阳光刺得他眼睛生疼,黑面神正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嗯……少恭早,几点了?”

“下午两点。”

“哦。”


费力的把被子高扯过头顶,继续蒙头大睡。欧阳少恭看着他在被子里左右扭动几下就再也没有动静后,耐心耗尽,拿起摔到床上的衣服,使劲儿从被子里把李易峰给捞了起来。


“峰少,洪欣社叔伯开会,起来换衣服去露面。”


李易峰顶着一头鸟窝似的乱毛朝欧阳少恭虚弱的摆摆手。


“你全权代表我了,去吧。”

“峰少,今天你就算是闭着眼睛爬,都要给我爬到洪欣社去。”


大佬两眼放空,迷茫的半抬着脑袋欣赏了一会儿天花板,然后又缓缓倒回了温暖的被窝里。


“昨天我得罪了霆哥今天出门肯定会被灭口的。”


欧阳少恭揪起他的领子强行拽起来。


“就算是尸体也必须去。”

“尸体去了还有什么意思?不去不去。”


说完就又要往下倒,欧阳少恭忍无可忍,食指中指合拢顶上李易峰的太阳穴。


“要么去开会要么去开会,你自己选。”

“有区别吗?”

“有,第一个是你出门被双龙会灭口我带着你的尸体去开会,第二个是你被我灭口我带着你的尸体去开会。”


李易峰腾地从床上站起来,瞪着双时差还没倒透彻的红眼睛怒不可遏。


“少恭你真的确定?!”


西装被甩到了他的脸上——“我确定。”


头天李易峰在灵堂公然甩出三十万支票递到阿霆眼皮子底下的行为是确实把双龙会得罪了——虽说洪欣社和双龙会的恩怨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不过新来的坐馆从天而降给了霆哥一记狠狠的下马威是确实把人给震惊了。

阿霆初入帮会的时候还是个文弱的四眼仔,读书是强项,打起架来倒是也不含糊。耀文哥非常看重他,觉得才识头脑与肉搏拼搏兼备也算是难得的人才,他语重心长的对阿霆说特别看好他待人接物如春风和煦的态度以及出头就要狠的戾气,是个完美的矛盾综合体。

耀文哥的赞赏当然是字字入心不敢忘怀,不过在经过洪欣社复爷葬礼以后,阿霆就对自己待人接物如春风和煦的态度产生了怀疑——他是春风和煦了,洪欣社新来的后生仔坐馆兜头就是恶狠狠的一刀子,差点没把他捅成半身不遂!


那张三十万的支票安安稳稳的装在口袋里,像是揣了个仙人掌,浑身都是刺在扎着他。

要出头就要狠,干掉了复爷也不差多干掉一个坐馆!

春风和煦算个屁!


“霆哥,昨天派去的两个小子我已经解决了。”


阿霆从灵堂回来后就脸色不大好看,乌云罩顶随时都是一场雷阵雨,阿栋阿祥二人面面相觑,气氛十分微妙。


“李易峰的身份查过了?”

“是刚从美国毕业回来的学生仔,以前从没在道上露过面。”

“学生?”

“是,有传言他是复爷的私生子,但是还没……确实根据,就是突然空降洪欣社成了坐馆,那边几个堂口的人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阿霆皱眉思考半晌。


“再去核实下他的身份,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仔总比欧阳少恭好对付,先通知洪欣社的那几个人让他们暂时别动了。”

“好。”

“这三十万拿去给弟兄们分了。”


支票递过来,阿祥很犹豫到底接还是不接。


“这三十万?”

“下马威而已,既然给了就用吧。”


阿霆挑起眉毛。


“不用不是白便宜了这张支票。”


绿灯亮起来,车行驶过双龙会下的一间夜总会,时间尚早还没开门,欧阳少恭看着双龙会几个小喽啰从里面出来,眼皮微微跳动一下。


“峰少。”


在后座大睡特睡的李易峰毫无反应。尹千觞从后视镜看到即使是睡着也固执的保持着脑袋上造型的李易峰觉得很是佩服——这人到底是多自恋?


“峰少还在倒时差吧?这么早叫醒他也是挺难为他的。”


欧阳少恭不理会,继续叫,直到车子又过了下一个红绿灯时李易峰才后知后觉醒来,他揉揉眼睛,模糊的看看车窗外才迟钝的反应过来现在身在何处。


“到了?”

“没有。”

“那你干嘛叫醒我?”


欧阳少恭从车前座拿起一叠支票又拿出支笔向后递过去,李易峰茫茫然接过支票本和笔,非常疑惑。


“这是干嘛?”

“写上三十万。”


李易峰把支票本研究了一下,发现那是他的支票,上头公正的盖着李易峰大名的私章。


“这是我的支票本啊?我干嘛要写三十万?”

“昨天给双龙会的支票是我的。”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欧阳少恭脸色比锅底更黑了,他目视前方都不屑于去看后座的大佬,尹千觞佯装毫不知情继续做他的司机。


“既然是峰少你要给双龙会三十万,是不是该自己出钱?”

“诶这就是少恭你不对了,我身为大佬是不是该给社团出头?我是被少恭你挟持回来做大佬的,给社团出头的钱当然该你包底,怎么能让我来出呢?不签不签,我不签。”


笔随手丢在座位上,李易峰十分镇定的把支票本塞回了自己口袋里。他书读得细致,账自然也要比别人算得清晰,所谓亲兄弟明算账,该是少恭出的自然得少恭出,该是他出的——自然还是少恭出,学霸总要学以致用,聪明了二十三年可不能栽在欧阳少恭身上。


“千觞,去双龙会。”

“啊?不是社团开会吗?”


欧阳少恭斜睨一眼李易峰。


“把峰少拿去交给阿霆换我的三十万回来。”


李易峰算是认清楚了自己的处境,他在美国活了二十来年都没有回来两天内生气的次数多,欧阳少恭这个厚脸皮,仗着自己有点头脑有点美貌有点心机就总是来耍他,耍他回来当大佬耍他给钱,现在为了区区三十万不惜撕破脸皮不顾兄弟情义要把他给卖了!


这样就要让人屈服吗?!也太小看他峰少了!


李易峰顶着两只红眼睛刷刷两下从包里翻出支票,拿过笔来——“签多少?!三十万够了?!多签给少恭你十万拿去买墓地好不好?!”

欧阳少恭顶着锅底色的脸——“好啊,我不介意。”


支票被恶狠狠的递过来时,尹千觞踩下了刹车,他们在一栋旧唐楼下停住车,李易峰打开车窗探头去看,脑袋顶上是坏掉的霓虹灯牌写着:红都理发店,唐楼老旧,面上的油漆都掉了不少,楼梯口进进出出的是几个老人,有几个小弟看到他们的车匆匆跑来打开车门。


“恭哥,觞哥。”


欧阳少恭下车把李易峰的脑袋按回车里,而后打开车门,向着两个小弟介绍:“今天起洪欣社由新坐馆说了算,来,叫峰哥。”


第一次尝试大佬业务的李易峰人生头一遭尝试到了做大佬的排场——他下车,小弟齐刷刷站在了车两旁,统一的冲着他弯腰鞠躬。


“峰哥好!”


是双龙会霆哥的气势,是洪欣社复爷的排场。

是他李易峰的,新生。


-TBC-

评论(2)
热度(116)

©  | Powered by LOFTER